Ankündigung Chinesisch

欢迎!
整个德国卡巴莱小品档案馆网站的翻译将在2018年开始,以下为临时性简要说明。

德国卡巴莱小品档案馆
1961以来的德语讽刺文学作品档案中心

任务

卡巴莱小品作为讽刺文学的一种表演形式,其文学、政治、哲学和诗一般的内容是档案保存的主旨,对其多样化的表现形式的收集和科学利用是德国卡巴莱小品档案馆的中心任务。 

我们每天都在处理各种问题,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该档案馆首先是文学和戏剧学、媒体和音乐学、语言学、社会学、传播学、文化学和政治学专业从事研究,撰写论文和毕业论文的研究基地和资料源泉。
档案馆定期在德国进行展出。迄今为止已经在瑞士、奥地利、卢森堡、以色列、日本、波兰、匈牙利和澳大利亚进行了展览。由六部分组成的卡巴莱小品100年系列已经在柏林艺术学院向公众开放。受联邦参议院主席委托,在国庆节期间,进行了一个关于“卡巴莱小品镜子里的德国和德国人历史”的专题展览:讽刺不同,欢笑相同。

文化基金会

八十多件艺术文献遗产和资料以及八万多个卡巴莱小品历史名人和先驱构成了德国卡巴莱档案馆的核心内容。1961年由Reinhard Hippen在美因茨市创立,1989年,这些私人收藏被转交给美因茨市,首先作为非独立基金会。从那时起,在Jürgen Kessler的领导下,档案馆发展成为了若干基于公法的文化基金会组织之一,并且从1999起,由联邦政府文化和媒体事务专员提供资金,以表彰他们的对国家利益做出的贡献。2004年,档案馆在美因茨搬迁至历史悠久的Proviant-Magazin。

Bernburg收藏

在位于Bernburg an der Saale的第二个馆藏地点,在Bernburg市和联邦政府的支持下,自从2004年秋季以来,在Bernburg城堡的基督教建筑Eulenspiegel塔附近,收藏和归档了东德卡巴莱小品的历史。

讽刺之星

在博物馆设计框架之下,这两处档案都对20世纪卡巴莱小品中响亮的名字进行了纪念并在永久展览中展示了这些著名的讽刺之星。美因茨市让卡巴莱小品星光大道上的卡巴莱小品历史“永恒”的字样在Proviant-
Magazin和论坛剧院“unterhaus ”之间熠熠生辉,Bernburg市则是让其在Bernburg城堡名人堂中闪耀。

详细信息请联系:

DEUTSCHES KABARETTARCHIV
Proviant-Magazin
入口:Neue Universitätsstraße 2

55116 Mainz am Rhein
+49(0)6131 144730 传真 231675
电子邮件: archiv@kabarett.de
网址: www.kabarett.de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四9至16:30点, 周五至14点

DEUTSCHES KABARETTARCHIV
Bernburger
收藏

Schloss Bernburg, Christianbau
06406 Bernburg an der Saale
+49(0)3471 电话 621754 传真 622271
电子邮件:bernburg@kabarettarchiv.de
网址: www.kabarettarchiv.de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五9至16点

2018年,距离1938年11月10日那个被轻描淡写地称之为“水晶之夜”的日子已经过去80年了。85年前,也就是1933年5月10日这一天,在柏林以及之后在许多地方书籍都被焚毁,6月31日,美因茨同样未能逃出一劫。
而对于在国家社会主义暴力统治年代里卡巴莱政治和文学小品(Kabarett),赛巴斯提安•哈夫纳(Sebastian Haffner)在其身后发表的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的:“德国人的历史”:…阅读更多

 

 

恶搞的历史已经超过一个世纪

德国卡巴莱小品的百年沧桑                                                    

作者:Jürgen Kessler,                                         
德国卡巴莱小品档案馆主任

 

1901年1月18日,埃恩斯特·冯·沃尔佐根男爵在柏林催生了德国的第一家卡巴莱小品剧团,该剧团推出的第一个节目就是以尼采的“关于人类,关于卡巴莱”为基础的“多彩剧场”。这家卡巴莱小品剧场拥有650个座位,5天后上演了马克斯·莱因哈特的《声音与烟雾》并且在1901年4月上演了慕尼黑《刽子手》的讽刺调侃版。曾经在Kathi Kobus管理下的慕尼黑Simpl咖啡馆中表演的帝国时代杰出讽刺作家弗兰克·魏德金也在这里演唱他的那些反对审慎和庸俗主义的鲁特琴歌曲。几乎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这种新的艺术形式就在各大城市的文化活动中征服了一众观众,尽管如此,在两年之后却首次被宣布消亡。如今,位于德国美因茨的卡巴莱小品档案馆发现了八万多个名字,在这些名字中,依据该艺术形式的规则保存了卡巴莱小品影响的痕迹,包括很多先驱和精神领袖,如:捣蛋鬼提尔(Till Eulenspiegel),其淘气并且具有批评性的精神深深植入了在后世许多人的心中并且延续至今。 

人们最初是从巴黎的“小剧场表现大艺术”中获得启发。20年前,在巴黎蒙马特区的黑猫艺术家酒吧中诞生了第一个卡巴莱小品。波希米亚人铸就了最初的表现形式,文学卡巴莱开始流行。不久,这一名词就演化成了德语,字母K取代了C,T双写,首先作为咖啡屋作家、达达主义者和表现主义者的试验田,雅可布·范·霍迪斯(Jakob van Hoddis)就是其中的代表。库尔特·图霍夫斯基(Kurt Tucholsky)和沃尔特·梅林(Walter Mehring)就是这激荡人心的20年中优秀的卡巴莱小品作家:他们的作品不仅充满了激进的讽刺,同时还有着诗一般的或者是令人着迷的搞笑成分,观众们则乐在其中。各种成分的糅杂就是这一艺术形式的特点。卡巴莱这一名字来源于分隔成若干小格子的沙拉盘,这并非毫无道理:那就是针对不同的口味和性情随时准备提供不同类型丰富多彩的形式。在盘子的中心就是将一切联系在一起的调味汁。这样的角色很合乎主持人和卡巴莱小品演员的风格。黑猫艺术家酒吧的创始人鲁道夫·萨利斯(Rodolphe Salis)就是他的公会的第一人。

对于伯特·布莱希特(Bert Brecht)来说,卡巴莱小品是他的史诗剧场的灵感来源。通过弗里德里希·霍拉德(Friedrich Hollaender)和鲁道夫·纳尔逊(Rudolf Nelson)的歌谣以及 奥托·罗特(Otto Reutter)的对联,卡巴莱小品不仅在大型歌舞剧场和综合剧院,而且还在几乎接近香艳色情的小饭店舞台上轮番上演。它体现了卡尔·瓦伦丁(Karl Valentin)荒谬的荒唐喜剧演员的悲伤形态。然而,对于沃纳·芬克(Werner Finck )来说,他们全部遗产都保留在了德国卡巴莱小品档案馆中,当然还保存有许多在三十年代作为暧昧的政治笑话而存在的高风险作品。1933年5月10日,许多讽刺作家的作品被纳粹付之一炬。许多卡巴莱小品作家和讽刺作家在这一所谓的千年帝国时代,或者被放逐,或者被送入集中营,例如:库尔特·杰龙(Kurt Gerron)就死于奥斯维辛集中营中。 

战后,卡巴莱小品真正的复兴开始了。在歌曲“三个区域”中,人们就挑衅般而且忧郁地唱到:好哇,我们还活着啊;在Kom(m)ödchen剧场中,战后卡巴莱小品在政治和文学要求上树立了新的标杆,随着“海岛居民”节目的诞生,卡巴莱小品进入了冷战时期。沃尔夫冈·诺伊斯(Wolfgang Neuss)借助卡巴莱小品将经济奇迹年代的后果注入到联邦德国人的意识中,并在慕尼黑Lach- und Schießgesellschaft(剧场)以及柏林Stachelschweinen(剧场)中欢度除夕。由此中产阶级观众逐渐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词。弗兰兹·约瑟夫·德根哈特(Franz-Josef Degenhardt)在六十年代的歌唱表演中反对新纳粹分子的再度出现,卡巴莱小品与议会外反对派一起趟过狂野的七十年代的浑水,在埃里克·凯斯纳(ErichKästner)的常识与迪特里希·基特纳(Dietrich Kittner)的意识形态之间驰骋, 而最终汉斯·蒂特·胡施(Hanns Dieter Hüsch)在Hagenbuch一书中认为所有人和所有事情都是病态和疯狂的表现。
在东德存在审查制度的同时,西方在八十年代则主要对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进行了讽刺模仿,还包括理查德·罗格勒(Richard Rogler)所推崇的在玩世不恭中获得精神道德上的自由,并且随着新兴的私人电视的发展及其美国化而渐发现了新的市场。
从那时起,政治动机明显退到了娱乐之后,九十年代,绝不仅仅对于卡巴莱小品是这样的情况,并且也不能单单将责任归咎于艺术家本身。卡巴莱小品的形式逐渐与电视节目相适应:闹剧演变成为了幽默剧,从滑稽戏演变成为了Sitcom(情景喜剧),从滑稽演员演变成为了戏剧表演艺术家。流行的事物通常褪色“今天,你需要为懂幽默的人而幽默”,沃尔夫冈·格鲁纳(Wolfgang Gruner)如是说。 

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会为消费者创造轻快,有趣的电视娱乐,主要对象则是70后出生的人群,如:Florian Illies。哈拉尔•施密特(Harald Schmidt)在他的晚间节目中融入了卡巴莱小品的元素,并以此对上帝和世界进行幽默的讽刺;没有人会更快了。为此,甚至与图片报携手合作。对于许多作家来说,流水线般地为电视明星写作成为了更具商业吸引力的工作。约瑟夫·哈德(Josef Hader)是九十年代奥地利创意界的杰出代表,在他自我,有时病态和虚无的表演中,始终围绕着“为什么一切都是如此”这个老问题。——并且在互联网上呼吁:成为约瑟夫·哈德(Josef Hader)粉丝俱乐部的成员。

德国的统一显示了两个社会秩序下卡巴莱小品的不同并且延续至今。自成一章可在彼得·恩斯卡特(Peter Ensikat)处补充阅读。歌舞剧团式的卡巴莱小品几乎仅在东德地区存在。妇女们组织起来,成为临时的卡巴莱小品演员。
由Franz Hohler在瑞士维系的具有文学质量的卡巴莱小品却变得越来越少。像乔治·克莱斯勒(Georg Kreisler)所做的那些小调节目在各个地区则仅限于有限的范围。

在九十年代的喜剧马戏团里,政治文学卡巴莱小品缺少年轻的观众和旧的理想。而那些有理想有抱负,想要发泄愤慨的演员们也不见了。如果年轻艺术家没有太多的纠结,那么从锤炼天才的小艺术舞台向电视的飞跃就能够顺利实现。那里有着乐趣和金钱,崇拜和配额。公开探究原因和联系并不受欢迎;开怀一笑就足够了。玄机都是捏造的,多数是不惜任何代价。故事不再是主要的部分,讲故事的人成为了主角,见识本身不再重要,其效果则更重要。任何掌握适当技巧的人,如果具备了讨人喜欢甚至是愚蠢的舞台形象,那么就符合媒体世界的要求,就能够在节目中露脸。以观众的要求为借口非常时髦,广告业则已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对娱乐明星表示感谢,明星们赚的盆满钵满。

凯·洛伦兹(Kay S. Lorentz)领导下的新Kom(m)ödchen(剧场)却将新的歌舞剧表演与传统相结合。西柏林的恶作剧老歌
迪特·哈勒沃登(Dieter Hallervorden)试图借助主要作者弗兰克·吕德克(Frank Lüdecke)在喜剧怪诞的戏剧形式和社会批评内容之间架起桥梁。迪特尔·希尔德布兰特(Dieter Hildebrandt)对于其作为政治卡巴莱小品老将和主人的地位十分受用,从八十年代初开始他与Brettl-Charme工作室之间合作的名为刮水器(Scheibenwischer)节目迄今为止仍然受到德国电视一台的大力保护。还会有多久?内斯特·汉斯·迪特·胡斯奇(Nestor Hanns Dieter Hüsch)就像缔造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巴莱小品五十年历史的贡献者之一迪特·希尔德布兰特(Dieter Hildebrandt)一样,在其告别巡演舞台表示主要原因是由于年轻同事们缺少对于民主和反对右翼极端主义的热忱。

卡尔·马克思曾经说过,立场决定前景。在艺术上没有立场的人,或许也会拥有前景,无论是站在舞台上,或是坐在观众席中。卡巴莱小品中的对主题的专注,诗歌和对社会政治的参与是否已经没有前途了呢?理想主义者是否要屈服于愤世嫉俗者,分析家是否要屈服于民粹主义者,书呆子是否要屈服于市场策略家?至少卡巴莱小品面临着更新换代。

与此同时,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或较大的社区未曾由文化发起人组织过卡巴莱小品和小型艺术活动。从未有过如此之多的表演机会。发起人希望不会失去鼓舞新生力量的勇气。如果电视艺术家在成功的同时能够不忘本,而观众仍然对那些并非电视名人的舞台艺人保持一颗好奇之心,那么也许会更好。卡巴莱小品的知识欲望是在观众的知识背景上大作文章。卡巴莱小品的自由就是舞台。卡巴莱小品的未来应该是让这样的自由得到广泛的传播,增强免疫力并且逆流而上。